[转]中国人一生要缴多少税  

本帖内容来自网易,非本人所书。请查对 http://focus.news.163.com/11/0322/11/6VOESGTS00011SM9.html

“这些疑问不解决,每当我看到完税证明上那句话‘感谢您为祖国繁荣昌盛做出的贡献’,心情会久久难以平静。”

记者/张襦心

是什么让姜文站着把6亿票房赚了?“索隐派”认为是张牧之在衙门口喊的那句话:“公平、公平,还是公平!”

温家宝总理曾言:“一个国家的财政史是惊心动魄的。如果你读它,会从中看到不仅是经济的发展,而且是社会的结构和公平正义。”由此不难理解,为何温总理要把稳定物价总水平作为宏观调控的首要任务,将减税作为“今年给老百姓办的第一件实事”。

关注“赋税之痛”,纠结的不是个税起征点究竟该3000、5000、10000元,还是20000元,而是整个改革中公平如何实现的问题,这恰恰是解决当前中国一些迫切问题的钥匙。

“你知,或不知,税就在那里。”

“第一次感觉到,税离自己这么近。”草儿告诉记者。

自从“禁购令”在北京风行,就不断有在京创业的外地朋友找草儿打听,是不是可以挂靠在他的公司,补缴个税和社保。“现在只是限制买房、买车,没准哪天就得摇号生孩子,将来会不会纳税不满5年连麦当劳都没得吃?还是先把这张‘护身符’请回家才能安心。”朋友的玩笑话,听起来有点忧心忡忡的味道。

“我不得不承认,禁购令让一直以来淡漠的纳税人意识得到了空前觉醒,但竟是以这种方式,多少让人有点始料不及。”草儿感慨。

早年“纳税人”这个词只在香港警匪片里出现过。谁要是在生活中依葫芦画瓢,说的人和听的人都感觉一阵别扭。如今草儿晚上经过灯火辉煌的长安街,她也会不由自主地嘟囔一句:“这要花掉多少电费,都是我们辛辛苦苦赚的钱……”“馒头税”这个词儿还是会让她感到意外。不断发酵的争论提醒草儿在超市收银的时候,破天荒地看了一眼包装袋上的标签。“四个馒头4.8元,按17%算一下,仅增值税就交了8毛钱。”

“在我的生活中,到底什么要交税,什么不交税,还是所有东西都要交税?交了税,为什么没有‘完税凭证’?我这辈子究竟交了多少税?都用到哪里去了?从哪里可以查到?我一无所知。”为了明明白白活一回,草儿拿出笔来,想要好好算算这本“糊涂账”。

“这只是一个粗线条的统计,很多人家的实际支出远远不止我列的这些,某些企业的税收减免也没有考虑。我急于知道维持一个三口之家的正常生活,在中国需要多少成本。”

个税:最早让草儿认识到自己是纳税人的,就是每个月的工资条。

草儿每月税前工资15000元,扣除1335元“三险一金”,缴纳个税为1958元。丈夫每月税前工资28000元,扣除2223元“三险一金”,缴纳个税为4569.25元。一年算下来,草儿夫妻俩的总收入为516000元,缴纳个税78327元,占比超过15%。

“馒头税”意外地做了一次“普法教育”,让人们认识到只要有消费,就要缴纳增值税。不仅如此,在我们这个实行流转税的国家,企业所交的税以及以费的名目和形式征收的“变相税”,如消费税、营业税、城建税、教育附加费、印花税、关税……最终也都会通过市场价格传递到每一个人身上。草儿以吃、穿、用、住、行、理财几大类,分别统计。

吃:“每天早晨都像打仗一样紧张,基本上都是面包+牛奶,再给孩子煮一个鸡蛋。”得益于草儿爱保留购物小票的好习惯,可以得知面包每只3.5元,纯牛奶每包1.5元。一斤碧福缘山林绿壳鸡蛋,29.49元,折合每只鸡蛋3元。

夫妻俩的午餐、晚餐均在公司附近解决,平均一餐15元。每月全家至少下四次馆子,每餐至少100多元。

难得周末一家团聚,草儿喜欢下厨露两手。上个星期的超市小票上记录有乌鸡、牛腩、鲫鱼、甜豌豆、生菜、鸭梨……这些食材大概是两天的量,一共消费了近122元。油盐酱醋这些调料加在一起,每个月的开销约为128元。

一家人每月还会为红茶花费200元,果汁花费300元。

“面包、纯牛奶、食醋、绵白糖适用的增值税率为17%,鲜牛奶、蔬菜肉蛋、酱油、食用油、食盐适用的增值税率为13%。餐饮业的营业税是5%,如果不幸都使用了木制一次性筷子,还要每顿饭多交5%的消费税。而且我发现,只要缴纳过增值税、消费税、营业税其中之一,都要同时在税额总数上再增加7%的城建税和3%的教育附加费,这两项一般是雷打不动的。我以前从来没有意识到,哪怕我买一根针,都为城市建设和教育掏了钱包。”

“这么算下来,我们这一家三口,一个月仅早饭就为国家缴了近100元税费,计算公式如下:{[(3.5+1.5)*3*17%*(1+7%+3%)]+3*13%*(1+7%+3%)}*30=97元。一个月在吃上的税费大约有438元。”

穿:草儿一家人在穿上讲究舒适随意,并不追求大品牌。

“我大概估算了一下,去年我给自己买了6800元的衣服鞋袜,老公是2250元,宝宝是1200元。衣服的增值税是17%,加上城建税和教育附加费,一年缴税大约为1916元。

用:在算“用”这一项的时候,草儿不由一阵惭愧。“以前看过一篇文章说女人25岁之后就要学会保养,一直都在化妆品和护肤品上特别敢于花钱,追求高档品牌,在这上面一年花了6000多元。我查了最新的消费税率,才知道高档化妆品的消费税居然高达30%,还要加上10%的关税、17%的增值税。我仅化妆品,一年就要交税3420元。原来我才是家里真正的‘纳税大户’……”

香水:年消费500元,税率等同高档化妆品,缴税约300元。

理发:年消费1000元,5%的营业税+城建税+教育附加费,缴税约55元。

小孩玩具:年消费2000元,17%的增值税+城建税+教育附加费,缴税约374元。

其余杂费:年消费1200元,税率等同玩具,缴税约22.5元。

草儿翻出了2月份公共事业缴费单,电费300元,自来水费176元,燃气费47.15元, 电话费+网络220元,手机费300元。

“电费的增值税率是17%,水和煤气是13%,国家为了支持邮电通信行业的发展,将电信营业税率定位较低的3%。我们一年在这上面的缴税大约为1257元。”

一次性大宗支出:

高档手表里含有20%的消费税和11%的关税。一块1.5万元的手表,税款就占到9150元,非税价只有5850元。金银首饰、钻戒共13960元,包含5%消费税、17%增值税以及附加税,缴税4065元。

“减掉一次性的大宗支出,我们一年仅吃、穿、用,就为国家缴了1.3万元的税。我都有点不敢算那个天价奢侈品——房子了。”

住:几年前,草儿在东四环安了家,一套两居的房子,总价176万。那么这套房子中到底含有多少税费?

与房地产行业相关的各种税费纷繁复杂。全国人大代表、重庆市政协副主席陈万志曾表示,目前涉及房地产的税种有12项之多,涉及房地产的收费多达50项,两者共计62项。分别为营业税、企业所得税、契税、个人所得税、城建税、耕地占用税、房产税、城市房地产税、印花税、土地使用税(城镇土地使用税)、土地增值税、资源税、教育费附加等。在大城市,其中大约40%为土地出让金,各项税费占到15%。而陈万志抽样调查了部分项目的税费,发现竟然占到房地产价格的30%-40%。

仅以15%算,草儿这套房子的税费就高达26.4万。

装修花了7万多,按3%的营业税计算,税费约为2163元。家具、电器、餐具、床上用品,总价共58300元,按17%的增值税率计算,税费约为9911元。

“为了有一个像样的家,我光税就至少交了27.6万元,相当于我两年不吃不喝所有的工资收入。”草儿顿时觉得分外肉疼起来。

行:2006年,草儿丈夫买了一辆马自达M3,花了16.98万。

“购置税=购车款/(1+17%)×购置税率(10%),一次性花了14512元。在北京,车船使用税是480元/年。1.6排量,适用的消费税为5%。每月汽油开支1000元,按照17%增值税、无铅汽油每升消费税0.2元、7%城建税、3%教育费计算,占了油价的20.4%,一年交税2448元。5年来,我们为这部爱车,一共交了28274元的税。”

如果按照新的《车船税法》,将来这辆车的车船使用税,还将提到每年660元至960元。

理财:目前国家免征利息税,草儿家的银行存款,暂时躲过一劫。股票按1‰印花税单边征收。“没有仔细算过,估计怎么一年下也有2000多元,5年大约1万元。”

累不累?看看税

10年来,如果不计算波动,草儿一家共收入516万元,缴纳个税约78万元,五大类交税共计46万,赋税总额124万,占到总收入的24%。

根据财政部税政司去年2月公布的我国《2009年税收收入增长的结构性分析》报告,2009年我国税收总收入为59514.7亿元,个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为6.64%。工薪所得个税收入为2483.09亿元,占个税收入的比重约为63%。

“现阶段工薪阶层成为个税缴纳的主体,贫富差距有不断拉大的趋势。”广东的全国政协委员彭磷基认为。

“我发现这种情况无论在中国,还是在美国都一样存在。《穷爸爸富爸爸》一书里面讲随着政府支出的不断扩大,‘劫富’的想法不再适用,中产者和穷人成为最大也是最好捏的‘软柿子’。真正的资本家则利用他们的财务知识逃脱了。若拥有自己的公司,富豪们能将个人支出都计入企业成本,而不给自己开工资。夏威夷的董事会就是你的假期,买车以及随之而来的车的保险和修理费、健身俱乐部会员费、大部分的餐费都是企业支出,都在税前被合法支付了。”

草儿不是“坐以待毙”的人,善于理财的她,开始寻找减税之道。

“我打电话向美国的朋友了解了一下,慈善捐助、买房子贷的款、医疗开销、大人小孩的充电教育费用,甚至是搬家费、股票损失、个人丢了东西,都可以申请减免税。还可以根据自己家的情况,以单身、夫妻、丧偶等分别申报。”

她立刻找来《中华人民共和国个人所得税法》,逐字逐句品味“减免税政策”,最终沮丧地发现,除了中点小彩票能够免税外,并没有一条适用于自己——一名公司的中层管理人员。

查找资料的时候,草儿偶尔读到了《德银中国董事长张红力将出任工行副行长》这条新闻,惊闻他获得了100万元人民币(合14.7万美元)免征个人所得税的一次性补助,以补偿中国政府部门及国有企业较低的薪水。而这较低的薪水是多少呢?根据工行年报,2009年工行董事长姜建清,税前总收入为91.1万元人民币(合13.34万美元)。

“只有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专家、海外归国学者、高科技精英,或者一些带项目的海外留学生这样的人才,才有资格享受到个税减免。这种感觉,就像听到了深圳市还为身价近300亿的腾讯董事长马化腾发放‘住房补贴’一样,心情很复杂。国家对人才的鼓励无可厚非,但是不是可以换种更减少争议的方式?我有时候会想,究竟是他们,还是我们,对减税的需求最迫切?”

这对夫妇奋斗10年,如今拥有了一套住房,一部车,扣掉各种税款和开销,存款尚有100多万。在当今中国,老百姓已经错过了一夜暴富的转轨时代,也没有一个叫李刚的爸爸可以“拼爹”。草儿这样的中产生活,已经足以令升斗小民羡慕嫉妒恨。

但这位“榜样”似乎并不认可自己的中产者身份。“物价涨得太快了,我们对未来都很担忧。目前的生活,是不是还能一直安安稳稳这么下去,会不会稍有风吹雨打,就不堪一击?朋友的母亲,一个胆结石手术,主治医生就让她至少要准备十几万,并举例说某著名人物做同样的手术,花了100多万。我家有4位老人要赡养,将来很有可能因病致贫。中产就是一块痛苦的夹心饼干。低保、公租房、廉租房、经适房、限价房等等都不会有你的份儿。今天还为自己有几百万存款庆幸,明天极有可能一夜之间打回原形。”

“我有个要好的同学,在美国买了一套200平方米的公寓,总共才花了35万美元,折合一平方米1万人民币!我立刻让他帮我留意移民政策……”据说赴境外生子的大军,已经从香港蔓延到美国、加拿大、新西兰……这个群体的主要来自内地各大中城市,大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80后。

让更多的税用之于民

一说赋税过重,砖家就会出来举例,高税国家,比如瑞典,税收占GDP的51%,也有低税国家,比如美国,税收占GDP的27%。而中国的税收只占GDP的20%。

但为什么20%的怨声载道,51%的却老老实实排长队纳税?难道又是国民劣根性作祟?

草儿是一个古文字爱好者,查了一下税这个字的来源。“禾是象形字,表示庄稼。兑则是会意字,用人、口、八表示张开口笑,喜悦的意思。在英文里,tax来源于希腊文,意为必须忍受。为什么人们把收获的禾苗上缴给国家,还会高高兴兴?”

孟德斯鸠的回答解释了她的疑问。“税收就是人民把自己财产的一部分交给国家,以便他安全快乐地享有剩余的财产。”简而言之,人们共同凑份子,请一位大管家。

请来管家有什么好处呢?

草儿查阅了一下,在瑞典,孩子上学不交一分钱,因为大家都缴了税。丹麦也是个高税率国家,税收占到收入的50%-70%。但政府包揽了所有国民的医疗和教育费用。甚至参加唱歌、跳舞、模特培训等俱乐部的费用,都由政府掏。以至于在给自己的快乐指数打分时,连一个捡垃圾的都给自己打出了8分,不少丹麦人甚至给出了满分。

在美国,大学前教育的公立学校学费、课后辅导、绝大部分学生的午餐、基本学习用品均为免费,救护车是免费的。

“我有一位亲戚,移民到了温哥华。她回国看到我为孩子热牛奶、做饭忙得一塌糊涂,感到不可思议。她生了孩子之后,每到就餐时间,就会有送奶工按响门铃,送来的小筐里面,按照营养标准配好了婴儿一天所需的牛奶和果泥。这笔费用由加国政府‘慷慨解囊’,她要做的只是将食物喂到孩子口中。能够享受到‘牛奶金’的唯一方法,就是在申报前一年个人所得税的时候填妥‘补贴申请’。看来缴税是不是让人肉疼,并不是缴多少的问题,而是缴了之后,能有多少能真正用在我们身上。”

祖国感谢您

“缴了税是不是能享受到,这还是后话。我现在困惑的是,连这些税怎么用的都不知道。”

加州圣玛利学院英文系教授徐贲的税单,上网即能找到税款用途清单。一共有几项类别,每项数额多少,都详细到小数点后两位。

比如他2007年收到的地方政府产业税清单,一共三部分:第一部分告诉我缴纳的房价比例部分产业税的总数是5251.98元。第二部分说明这些税的7项用途。一、郡3956.60元;二、奥克兰市800.41元;三、联合校区319.30元;四、社区大学88.23元;五、湾区捷运交通30.07元;六、东湾公园31.65元;七、污水处理25.72元。第三部分告诉我,我缴纳的708.02 元固定财产税派了17项用途。例如,病人急救24.96元、图书馆79.00元、街道绿化和路灯111.54元、防止暴力犯罪88.00元、控制(油漆等)铅含量10.00元、市公共交通48.00元等等。

我们交的税用在了什么地方?

“听说个税起征点要调高,我还是很高兴的。但说实话,即使减少了这点个税,也不会真正对我们的幸福指数有什么根本性的影响。真正让我感到压力的,不仅仅是高昂的医疗、教育、住房费用,还有我是不是能吃到放心的食物、得到正规的治疗,有机会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。”

“为了上托儿所、幼儿园排队的那个乱劲比过年买火车票还激烈十倍。我的一位书法家朋友,托了种种关系,还送了自己的作品,最终才如愿以偿地把4岁的儿子送进了自家附近的幼儿园。丰台一家幼儿园正月初七,心急火燎的家长从头天晚上就抱着棉被去排队报名了。事实上谁都不知道究竟是哪天招生,170多名家长只是因为去年是初七招生,今年就抱着这点微弱的希望去排队了。在北京上小学是划片。很多当初为了房价便宜把房子买在郊区的家长杯具了——郊区没有好的小学。一位朋友为了孩子的跨区上学准备了至少10万元活动费,发愁的是送礼无门。”

清华大学政治经济学研究中心主任蔡继明教授提供的数据显示,在美国,同样这三项上的开支已相当于联邦政府总开支的61%。2009年全国财政收入约6.85万亿元,医疗、教育、社保就业三项支出占比仅14.9%。

剩下的钱跑到哪里去了?

草儿想到了热火朝天的高铁、机场建设。“如果从高铁、机场削减几千亿投入到医疗教育、减税里去,会不会让老百姓‘快乐指数’真正提高呢?”此外,还有公车消费、公款吃喝、公费出国、公务会议、修建豪华办公楼和政绩工程、各种运动会、晚会,还要为各种行政错误埋单……

“这些疑问不解决,每当我看到完税证明上那句话’感谢您为祖国繁荣昌盛做出的贡献’,心情会久久难以平静。”

 

请订阅本站 RSS feed 订阅到信箱 ,欢迎 Donate 或者 上面的广告内容 支持三十岁

本文链接:[转]中国人一生要缴多少税

转载声明:本站文章若无特别说明,皆为原创,转载请注明来源:三十岁,谢谢!^^


分享到:          
  • 通告关闭
  • 评论 (1)
  1. 我们为祖国的繁荣做了多大的贡献呀

评论关闭